in diary

消逝

callaly抱怨,说我前面的log记错了她回成都的时间,她是8月初回去的,我却记得是9月,这让她很不满意。

我的心里觉得几分恐慌。记忆中,这段时间模糊的很,也许是8月吧,那么我那段时间都做了些什么呢?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或者学习或者游戏等等,都没有什么印象了,这些一直充斥我整个生活过程中的东西,突然之间露出他微不足道碌碌的原形。

似乎可笑,我又不禁叹息。

人生的无聊是一种常态,在这平淡到苍白令人窒息的岁月里,不知道有多少光阴就这样消逝不见。究竟有什么是能够让人真正拥有,经过漫长的岁月还能流连回忆的呢……

也许这一切只有当最终的审判来临的时候才能知晓了。

Write a Comment

Comment

  • Related Content by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