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diary

盛大布道

昨天下午,有幸去了桥总的布道会。

这个会议定义的参与范围是公司的中高层,头儿把我作为骨干呈报上去,得以列席。在这方面我是比较后进的,这缩减了我为更好投入工作作准备的时间,让我很有意见,但是这是落后思想,不能堂堂呈之于众。最后心里最后劝慰自己,可以瞻仰一下久仰的名人,于是转喜,欣欣然去了。

关于这次会议的内容,简要记录如下。

主要有以下几个部分:

张总讲话。“讲话”是一个比较弱的用词,没有把具体讲话的性质表现出来,这是因为我费了很大的劲也没有回忆起具体的讲话内容,不清楚应该定性为“演讲”或是其他什么,所以只能称之为“讲话”。
两类优秀部门表彰及代表发言。之所以写”两类”而没有描述具体类别,原因和上面一样,由于大脑记忆细胞化学反应不够激烈的缘故。我私下里认为,应该是当时发言内容于我的脑细胞活化有所妨碍造成的。也许这也是我无法成为这两类人的原因之一--这是一个比较自淫的想法,其实应该不是这样。
桥总布道。这一部分让我比较聚精会神,记忆比较清晰。
上面的分类是属于官方的划分。就我自己的感受,我觉得可以把整个过程归纳为2个类别,“武(林外传)”式发言和非“武”式发言。

“武”是一部比较有意思的电视剧--标准说法是“古装情景剧”,当中的部分典型言论模式在这次会议中得到比较好的再现,让我听了以后发出会心一笑,领悟“艺术总是来源于生活”的道理。不过这种言论模式的一个特点就是会引发大脑保护机制将其自动清除,由此可见前面我的记忆不清不是脑细胞衰退的缘故。

基本上,桥总的发言是属于非“武”的,其他语言属于“武”式。

听“武”式发言的时候,虽然内容很是正经,声响很是肃穆,但我总浮想到“武”剧的种种幽默上去,脑袋里冒出“青春的粉,友谊的粉”之类,忍不住脸部肌肉有些不受控制。我的座位比较靠前,担心台上的领导把我这个异类揪出来,又或者另一种情况,让我起来和大家分享云云,只好用手使命的抹脸,让满脸的胡茬矮下去几分。

桥总发言,讲了很多东西。主要包括盛大的家庭战略的执行、企业文化、“三种人”、沟通、乐趣等等,洋洋洒洒数万言,1个多小时。

桥总的演讲是有力的,有魅力,有张力,让我觉着百闻不如一见,满足了我来此的目的,心底下说,值了。并且让我觉得,盛大的未来应该可以更成功,可以是更辉煌。桥总能知道我的这想法,想必欣慰。

也有让我不太如意的地方。

盛大的文化是“激情、沟通、乐趣”,我总觉得比较缺乏“乐趣”,“激情”更无从谈起,这让我很想知道桥总理解的乐趣在什么地方。不过比较失望。一来简短不到一百字,几句话,表明这个问题在桥总看来很是次要到可以忽略,二来桥总的乐趣和盛大的战略完全一致,这种战略性的乐趣不是普通如我之辈能够享受的。所以只能兴叹了。

其他感叹也有种种。

最后,我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以及结论,简述如下。

盛大的文化是精英文化,而如我辈只是草根,是受不得精英光芒照射的,所以得赶快离开。

另外,盛大可以成功甚至辉煌,例如麦当劳、sony,但是不可能伟大,例如google。

我的个人看法是这样。

Write a Comment

Comment